流行元素跨界結合 文學與音樂的奇幻不思議



時隔一年,何敬堯個人長篇小說再度出版,這次帶來的作品不只侷限於閱讀,更與音樂、手機遊戲結合,讓讀者的體驗更加多元。




以文字勞動,慢慢耕耘

  「我在國中的時候曾想過要當詩人,越寫越發現這個文類我不太適合,大學就停筆。大學讀外文系,接觸了大量的外國文學。在研究所之後開始寫小說。」何敬堯的過人文采於學生時期便一一嶄露,在學期間曾獲得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臺大文學獎...等各大校園文學獎殊榮。

  畢業於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的何敬堯,創作橫跨奇幻、推理、歷史,這三種類型是他喜歡也都嘗試過的寫作風格。「清大台文所是人生的轉捩點,在這幾年的所學裡,看到了很多台灣文學美麗的風景,也想要把這些見聞創作成小說。而研究所的指導老師陳建忠,帶給我的專業領域知識和邏輯能力,更是我畢生受用無窮的寶藏。」何敬堯說。

  何敬堯曾擔任過網路記者、漫畫腳本撰寫等工作,目前以邀稿演講和寫作為主,並持續在推理、奇幻與歷史方面耕耘。提到影響他很深的作家,他提了美國的作家娥蘇拉‧勒瑰恩,其著作《地海》帶給他很大的衝擊與刺激,古典奇幻名著《魔戒》的歐洲作家托爾金更是深深影響了他。而提到「妖怪」,就不能不提到日本獨具特色的「妖怪型」推理作家──京極夏彥,其經常取材日本神鬼妖怪和古代傳說中,並進一步吸收作為寫作的素材,再以獨特的個人風格寫作,賦予故事嶄新的面貌,何敬堯認為京極夏彥的作品給予他一個宏觀世界的想像空間。





創作進程

  因喜愛且涉獵多種小說類型,在創作《妖怪鳴歌錄Formosa: 唱遊曲》前,創作了各類型的長篇小說,如2014年的《幻之港──塗角窟異夢錄》,內容描述一座位於台中的迷幻之港──塗角窟(亦名「塗葛堀」),五個各自獨立的故事圍繞著這座神秘之港發生,不僅引述了台灣自古以來的妖怪史料,也汲取了日本小說家京極夏彥與宮部美幸的時代怪談經驗,轉化成富有台灣味道的歷史風貌小說。而此書也獲得國藝會創作獎、文化部藝術新秀獎。

  在2015年,他寫了《逆光的歷史:施叔青小說的癥狀式逆讀》,是部由碩士論文發展的專書。對於歷史小說,何敬堯認為將歷史當成一種背景,並對舊有的歷史寫作模式稍微改革,創造出新型態的歷史小說,不僅能吸引更多讀者的目光,也能使歷史小說有更不一樣的發展未來。此書以「癥狀式閱讀」重新審視施叔青「台灣三部曲」的文學意涵,探索施叔青作品中讀者從未發現的潛在語言。他希望藉由這樣的方式,讓更多創作者投入歷史小說的創作。

  而在2015年下半年,他獲選成為美國Vermont Studio Center 佛蒙特藝術中心的駐村作家。在這裡可以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盡情交流。駐村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他就將《妖怪臺灣:三百年島嶼奇幻誌‧妖鬼神遊卷》完成,在異鄉專心鞭策自己的寫作進度外,他體認到藉由與國外藝術家的交流來「定位」自己,也是相當重要的收穫,也將這段駐村時的所見所聞,收錄進《佛蒙特沒有咖哩:記那段駐村寫作的日子》。而上述提到的歷史考古風格的《妖怪臺灣》,搭配繪者張季雅的唯美畫風呈現,蒐羅臺灣從四百年前到戰後期間(共計321年),各國人在文獻典籍上書寫過關於臺灣的「妖怪」與「奇譚」的文字記載。

  2016年,具有推理風格的懸疑小說《怪物們的迷宮》出版。書中所收錄的四篇推理懸疑連作,也顯示了何敬堯對於各種類型文學元素的熟稔與擅長。同年夏天,何敬堯也著手準備一項小說合作的企劃,邀請同樣喜愛歷史的青年作家:何敬堯、楊双子、陳又津、瀟湘神、盛浩偉,以日治時代為背景舞臺,以「小說接龍」形式為手法,創作出屬於臺灣的「時代小說」──《華麗島軼聞:鍵》。對他來說,文學是可以用「玩」的方法來創作,如同「翻轉」一般人對於文學的傳統想像。




  三大媒材跨界結合,創造屬於台灣的奇幻小說

  承續何敬堯最初的觀點,他持續進行多方的嘗試,將各種類型文學(包含魔法、科幻、推理、懸疑等)的元素,與台灣的古代歷史進行各種滲透與搭配。此次更突破文學類型框架,朝音樂與手機遊戲發展。小說由本土遊戲公司進行改編,何敬堯共同參與遊戲開發與設計,預定今年夏季推出遊戲作品。小說中「妖幻樂團」所演唱的妖鬼歌曲,由音樂家邱盛揚精心打造,而《妖怪鳴歌錄Formosa:唱遊曲》本書首刷,將限量附贈作者親筆簽名及妖幻樂團〈月相思〉、〈郎君夢〉音樂實體CD。

  何敬堯想以現代小說的形式,改寫台灣民間故事,使其形成通俗易懂的小說,而這也是他一直在提倡的「時代小說」的概念。在寫作歷程中,他曾想過要將所有元素放進同一本書中,經歷過寫作的各種瓶頸才體會到,每種故事都有最適合它的寫法,也有最適合它呈現的方式。他認為奇幻文學有個重要的真諦,就是「必須要與歷史對話」,若要發展台灣本土化的奇幻小說,便需要與在地歷史進行連結,而本書的世界觀,即是台灣島的平行世界,他參考臺灣五○年代的「白色恐怖」、「戒嚴」、「禁歌」、「禁止神怪繪畫」等社會情境,穿插在劇情之中。

  花了一年的時間籌備此書,何敬堯笑著說《妖怪鳴歌錄》給他的折磨太多了,寫論文恐怕都沒有這麼疲憊。因為設定的世界太大,能夠延伸與擴充很多細節,尤其是其中的關卡設定,考量到閱讀市場需以淺顯易懂為方向,改稿多次終於大功告成,因此他認為寫作時,擁有「健康的身體」是首要的條件,若沒有健康的體魄是無法面對這麼多寫作計畫的。




接續奇幻,未來

  「所謂的創作就是亂槍打鳥,不可能有人就是天生就知道自己適合創作什麼,像我一開始找到的是歷史,後來就朝著妖怪前進......。」何敬堯這麼說。

  對於亂槍打鳥,他給的詮釋是,鼓勵創作者多方嘗試不同的寫作模式,失敗了知道自己不合適,才有機會往下一種類型前進。對於寫作有一定步調的安排,何敬堯是先有點子,再和出版社編輯討論,在這來來回回的溝通中,突破框架的新穎想法也時常應運而生。

  「以前的我屬於埋頭寫作類型,經歷了這幾年的獎助案與演講機會,讓我在和出版社在溝通時,學會有效且精準地介紹自己的作品,這不僅僅是訓練自己的能力,也是建立自我品牌與辨識度的機會。」

  除了規律且持續的寫作,何敬堯將擔任國立臺灣文學館於今年四月舉辦之「台灣鬼怪文學展」的策展人,與同為奇幻文學作家瀟湘神共同策畫。跳脫書本中的文字,對這兩位年輕作家來說,將是一項全新領域的嘗試,他們要如何把濃濃台灣風味的鬼怪以特展方式呈現給觀展者?讓我們拭目以待。



------------------------------------------------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107/3/24(六)14:00-16:00
講師:何敬堯
講題:臺灣妖怪的奇幻文學:歷史文化如何與幻想接軌?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12
報名網址:http://www.kingcarart.org.tw/index.ph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hui 的頭像
szuhui

生活萬花筒

szuh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