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 va?
❤ 旅行、展覽、好物分享,敬請期待!

 

❤ E-mail:szuhui8@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引領讀者關注不同主題或人生的引介者──舟動

  六月份甫出版長篇推理小說《慧能的柴刀》、又於七月底以〈進化的引信〉獲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首獎的作者舟動,即將於12月份於金車文藝中心和大家分享「驚魂時刻——恐怖推理與民俗信仰的鎔鑄體」。而目前也正在創作「靈術師系列」的下一本長篇,預計明年初與讀者朋友們見面。

教學樂,閱讀亦樂
  就讀於醫學院生物系的他,課餘時間自學英文,自中英語法對譯、發音矯正、用詞風格……等,無一不包,而在學期間他也曾至國中的英文教學機構任教,畢業後他的教學對象逐漸橫跨高中、大學至一般社會人士,已有超過十五年的教學經驗。現任「路‧自學館」英語文學習顧問。除此之外,也兼任學術論文翻譯、教材編纂等工作。工作之外,便是閱讀各類懸疑、推理小說,其小說評論、推薦評析常見於各大出版品及個人部落格「舟動之穿林吟嘯行」。

  舟動認為,現代社會分工細緻,導致自我立足於微小的個人區塊,卻不知另一個專業領域的工作及日常為何,雖然每人的人生,可能於社會或人際情感上會有交集的部分,但必有錯開、彼此無法涉及的領域,於是構成不同的價值衝突及集體意識的矛盾,因此舟動想要透過推理小說這種文體,去描寫這些交疊、互補或衝突的概念與現象構成。且讀者不用全然認同作者舟動隱隱埋藏在作品中的觀點,但他可以經由推理小說這種文體,扮演「引介者」的角色。


與推理的相遇
  舟動小時候在母親的帶領下,逐漸接觸西洋電影和影集,那時電視上曾有一部講述古董店的影集《十三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The Series),故事多半和靈異怪誕的事件有關,看了一陣子隨即退燒。後來自中學起,能讓他願意準時守在電視機前的節目就是《X檔案》(The X-Files),兩位主角 Mulder 與 Scully 的對立,令舟動開始認知到,一種現象可有超自然的大量文獻記載予以對照,也可試圖以科學角度去說明解釋,開啟了他對於「謎團」的思索。接續影響著他的,是出崎統的OVA版本《怪醫黑傑克》,從一九九三年至二〇一一年,共十二集(加上一集電影版),每集同樣擁有不可解的醫學謎團,另附帶對於人性的思考,或談醫療倫理,或添入神話的隱喻。

 真正接觸到典型的推理文本,是電視上播送的動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及田村正和主演的《古畑任三郎》,往後大學時代又觸及如《Trick圈套》、《我們的教科書》(編劇坂元裕二)、《人性的證明》(原著森村誠一)等更多型態的日本推理劇。

 大約六年前,二〇〇九年那段期間,舟動開始認識不同流派的推理小說。一開始,他不分派別及國家的推理小說,皆嘗試閱讀,後來發現自己對日本的推理小說倍感親切。地理位置上,日本和台灣較接近,日系推理小說和台灣同屬東亞文化圈,可讓人提前思考未來的近似社會型態及即將面臨的問題,情節上也較能產生認同感,也比較能進入故事的情境中。於是他又花上不少時間閱讀、研究日系推理,每天除了英文教學備課外,其它時間幾乎是讀推理小說。直至累積許多閱讀經驗後,舟動才萌生念頭,意欲創作具台灣在地背景的推理小說,當時是二〇一三年,原先皆是試寫,並發表在部落格上。

  大部分作家都會害怕遇到的一點就是──「瓶頸」。而舟動採取的行動就是「將故事徹底丟到一邊。」舟動接著補充:「如果是故事角色和寫作技術上的問題,我會讀他人的作品,可能是新出版的大眾文學作品(不限推理懸疑類),也可能是複習我心中能產生共鳴的舊作;或者,看日劇、看電影,從當中去尋找適當的角色詮釋和技術表現;如果是對知識、選材內容認知薄弱,就一定會去外面走走,做田野調查,或上圖書館尋找資料,網路上雖然有許多資料,但比較有系統的知識,還是從書本比較實在。如果是對場景不夠熟悉,創作時沒有臨場感,也一定要出去做田野。」

喜歡的作品
  舟動提到:「以日系推理的分類,大致是偏變格派、社會派的作品比較深得我心。我認為推理小說只是一種特殊的敘事文體,描述的主體仍然是『人』和『人所產生的現象』,特別是『眾人所生的集體意識(及衝突)』,簡單說即是『人心運作』和『人心交互作用而生的社會現象』。推理作品若光重視詭計——無論是物理性詭計、心理性詭計、敘述性詭計等——而忽略每個角色行動背後的意義,或只是把角色當成令詭計完成的棋子、缺乏人味,那麼我覺得頂多只能稱為『推理謎題』,而不是『推理小說』。」
 而比較特別的寫作結構,且排名舟動心中第一名的日系推理作品是京極夏彥的「京極堂」系列作品,第一次接觸時,頓然驚異不已,原來推理小說不僅可以描寫人的故事,也可以富含大量的知識,以極具哲學性的觀點,從文化層面去分析、解構、並推理出各種現象的產生。
 而偏向心理驚悚,或能以讀者罕為所知的知識、情報去揭示世界現象生成原理的推理小說,舟動也非常喜歡。

對於推理的期許
  舟動以兩個層面來闡述。以出版實務上來說,希望台灣大眾小說能發展起來且期盼台灣有更多人投身推理寫作的領域,並且期望有更多的推理文學類獎項,讓新人願意嘗試挑戰,也更能藉由獎項嶄露頭角,讓更多人注意到推理創作新星;技術層面上來說,舟動強調了「在地化」,雖然台灣免不了受到全球化的衝擊,但他仍希望台灣推理能夠完成「在地化」過程,發展出迥異於歐美日推理作品的格局。


-------------------------------------------------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2016/12/31(六)14:00-16:00
講師:舟動
講題:驚魂時刻——恐怖推理與民俗信仰的鎔鑄體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臺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報名網址:http://www.kingcarart.org.tw
諮詢專線:(02)2562-8629(上班時間為周二-周日11:00-18:00,周一休館無人接聽)

szuh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我的街貓朋友談起 朱天心談動保及文學

  走進永康街上的希羅斯咖啡,牆上的桌遊活動海報與店內輕快的音樂相襯,平日上午十點多,店內幾無一個空位,而這裡是作家朱天心每天必定報到的地方。

關於創作
  去年末出版《三十三年夢》的作家朱天心,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曾主編《三三集刊》,並多次榮獲時報文學獎及聯合報小說獎,現專事寫作。著有《方舟上的日子》、《擊壤歌》、《昨日當我年輕時》、《未了》、《時移事往》、《我記得……》、《想我眷村的兄弟們》、《小說家的政治周記》、《學飛的盟盟》、《古都》、《漫遊者》、《二十二歲之前》、《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獵人們》等書。

  1977年出版的《擊壤歌》讓朱天心一舉成名,那時她才十多歲,寫的是天真爛漫的高中生活。而她口中的「胡爺」(胡蘭成)說像是《紅樓夢》前八十回,像大觀園裡不知外界世事的樣子,他詢問「妳要怎麼寫後四十回?可愛的同學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而這個問題一直在朱天心的心裡盤旋迴繞,她覺得必須證明什麼,因此一遍遍的返回胡蘭成曾為她導遊的京都,記載著那些人、事、物。在這之後,朱天心交出了後四十回──《三十三年夢》。

  散文集《三十三年夢》中,朱天心書寫了33年的京都行旅與文學回憶錄,同時透露母親與孩子之間的互動。書中,朱天心提及2010年母女同看一部揭露日本紀伊半島漁民虐殺鯨豚的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孩子謝海盟非常厭惡日本的濫捕行為,詢問母親「以後你們還要去日本旅遊嗎?」兩人因此起了口角,謝海盟拒絕和朱天心說話,同住一室的母女冷戰多年,連溝通都得仰賴唐諾。後來,謝海盟不小心出車禍,朱天心趕至醫院,著急的詢問海盟當下的狀況,這才解除了母女之間多年來的冷戰關係。

  日本的京都給了朱天心「放心」的感覺,像行旅僧般穿梭小巷弄中,即便年年造訪日本,她仍然選擇「回憶的依憑之地」來訪,而這個「古都」就像時間膠囊一樣,把若干年的記憶全部存封在裡邊。當時的胡爺為年僅二十幾的自己做嚮導,如今,已從小女孩成為一中年婦人,景色不變,變的是心境,也像身高記錄的痕跡般,時時刻刻的記載著自己來此的腦海中回憶。

關於寫作習慣
  先生是著名作家唐諾,孩子則是《刺客聶隱娘》編劇謝海盟。一家三口的生活作息正常,早上九、十點至咖啡廳用早餐,結束後便開始寫作,而三人各自成一方天地,有著自己的寫作進度且互不干擾。「唐諾就像大教練一般,以精神來督促著我們」朱天心說。每逢令人特別不想起床的冬天,朱天心想再多賴幾分鐘的床,都會被已經整裝完畢準備出發前往咖啡廳的唐諾以一種無形的緊張氛圍催促起床,不敢拖延半分。

  朱天心與唐諾是文壇著名夫妻檔,也是印刻文學的旗下作家。在咖啡廳寫作時,出版社總編初安民曾貼心的送來一條醃魚給天心夫婦並關心朱天心的氣喘疾病,臨走前還會與唐諾在咖啡廳外開放空間哈根菸閒聊,編輯與作家如朋友般的真誠對待,讓人對於文學作家不再是那般嚴謹的刻板印象。

默默投身動保的身影
  朱天心提到自己出國旅遊的經驗,大多是以日本京都為最多,且不能出遠門太久,因為在台灣,還有她掛懷著的「街貓朋友」。家中也養了14隻貓咪,出國的時候,就拜託姊姊天文餵養。以自己的稿費和版稅為住家附近的流浪動物進行TNR(捕捉-結紮-放回)街貓絕育計劃,她以自己居住的里為榮,因為里民們也都認同這個計劃,不隨意將路邊的水碗踢倒、更不會對流浪動物懷有敵意,而是將他們視為獨特的生命個體,即使流浪也擁有活下去的尊嚴。

  不同於一般愛心媽媽,雖然對於流浪貓的付出曾經佔了大多數的時間,但家人仍然會從旁協助,默默的給予支持。在街頭看到流浪的動物們,不忍之心油然而生,無法說服自己無視牠們的存在,除了提供他們穩定的水源之外更用自己的積蓄為牠們結紮,並告知里民貓狗結紮的好處,漸漸地,大家也認同她的做法。

  提到這裡,朱天心曾說令她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有一位加拿大的女學生投入動保行列,為了誘捕流浪貓結紮,曾孤身一人進入陽明山第一公墓,其無所畏懼的勇敢只為了讓流浪動物能有一立足之地。對於流浪貓,朱天心也非常富有使命感,更與兩位朋友及朱天文籌備一套出版品,想為街貓做宣傳,「沒有在咖啡廳的時候,就是在忙與流浪貓有關的事情」朱天心笑著說。讓我們期待接下來,朱天心為流浪動物們述寫的故事。

-------------------------------
【金車文學講堂】
日期:2016 / 12/ 17(六)
時間:14:00-16:00
講師:朱天心
講題:「從我的街貓朋友談起」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台北市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官方網站:http://www.kingcarart.org.tw/
 

szuh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zuh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